曲傑瑪巴 千諾 !      曲傑瑪巴 千諾 !     曲傑瑪巴 千諾 !   

我們的上師


尊者 第十二世貢日噶瑪仁波切





    法王第12世貢日噶瑪仁波切於西元1964年出生於景色秀麗的西藏芒康地區,為藏傳佛教瑪倉噶舉的第37任當今傳承持有者,是傑出的佛學學者與佛法實修行者,承自瑪倉噶舉法脈創派祖師曲傑瑪巴仁波切(1135-1203)代代嫡傳從不間斷的法脈。貢日噶瑪法王自幼研讀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教義,深得精髓,其著作之ㄧ被收藏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圖書館,於西藏建立佛學院、孤兒院,教授佛法與西藏醫學,於台灣與英國,設立瑪倉噶舉佛學中心。此世由第十四世達賴法王與薩伽法王共同認證為第十一世貢日噶瑪仁波切轉世。

                           


    西元1964年,藏曆木蛇年,第十二世貢日噶瑪仁波切出生於西藏芒康育坡村村莊。其父親貝瑪甲措為第十一世貢日噶瑪仁波切的在家弟子,在貝瑪甲措成為一位誠心奉獻的在家弟子之前,貝瑪甲措曾於孩童時期在陽日卓瑪山與仁波切相遇與欲隨仁波切出家。

   在仁波切出生的一年前, 蓮花生大士在夢境中告訴貝瑪甲措,他將最近會有一名兒子,必須對他傾注超凡的教養。貝瑪甲措謹記在心。

    草原上的草漸漸長了起來,綠意盎然、百花爭艷。轉眼,族長貝瑪甲措之妻央鐘已九月懷胎近臨盆日。六月中旬的天氣涼爽乾燥,讓人身曠神怡,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因瞬現的彩虹平添幾分姿色,好美! 貝瑪甲措這天提早誦經完後,倚靠著椅子漸漸入睡,睡中一位騎乘俊逸靈敏山羊的威武護法來到貝瑪甲措面前,叮嚀他不可忘記蓮師之前所託。貝瑪甲措之妻央鐘在夢裏見一位莊嚴美麗的女子自天空徐徐而降,託付一團似奶油的東西給她。當朝陽上昇時,貝瑪甲措與妻子央鐘甦醒時,仁波切竟已呱呱落地了,且包於肉團中。當產婆剖開肉團,仁波切坐於肉團裡,身上洋溢著無比的清香且明顯浮印著"拱塌"痕跡由左肩至右膝蓋上。

密勒心子悲海轉法輪    乘願綻放覺如淨蓮中

掌教宣法眾生霑甘露   似是明燈照耀五濁中

(寧瑪派法王楚西仁波切所題(1996)

    當仁波切三歲時,貝瑪甲措領著他到附近山區過夜旅遊。翌日清晨,當他們步行返家時,走到一個岔路上,其中一條路是直接返抵村莊的路。在此時,仁波切堅持走另一條路,貝瑪甲措因而看見遠方飄揚的經幡。貝瑪甲措即刻意識到,此路是通往他的上師-第十一世貢日噶瑪仁波切的閉關之處。

    出於好奇,他問兒子:「你的家在哪呢?你可以帶我前去嗎?」就這樣,這男孩牽著其父親的手抵達閉關處。貝瑪甲措再問:「是誰居住在如此沒有窗戶或門帘的地方呢?」他的兒子回答:「像我一樣沒有翅膀的鳥所居住的呀。」男孩接著請他父親喝茶,當貝瑪甲措指出此處並無水源時,其兒子帶領他至關房外盛天然泉水,說:「父親,水在此處。」此時,貝瑪甲措確信他的兒子就是其上師的再來轉世,第十二世貢日噶瑪仁波切!

    在當時情勢下,統治中國的共產黨禁止西藏的宗教與文化信仰活動,但貝瑪甲措不畏惡勢與危險,決心要讓其子接受正式的教育。芒康地區有一位極富有聖名的瑜珈士曲札甲措,隱居於山林中。因此這天半夜,他連夜帶著孩子前往拜訪這位瑜伽師。當人靜半夜時,三人悄悄地來到瑜珈士曲札甲措門前,而曲札甲措早已知道今晚會有貴客蒞臨,已依循西藏尊貴的仁波切來訪的待遇,先將屋內清潔,沿路用藏香薰染,並鋪上紅毯,備好上等酥油、珍饈佳餚與茶等候。不僅以仁波切之禮,更用上師之禮來門口迎接。自此以後,每當夜深人靜時,仁波切與哥哥格西丘殿便悄悄地來此學習。

    當仁波切年滿十二歲時,中國政府放寬對於西藏的限制,仁波切與家人自此能夠較自由旅行。貝瑪甲措便帶他與哥哥格西丘殿至卡瓦格博(Kawagarbo)山區,據傳聖哲蓮花生大士與密勒日巴皆於此聖地修行。區域山間有一著名聖陵,其旁已經枯竭的山泉,傳說中唯有活菩薩蒞臨時泉水才會湧現。當仁波切來訪時,清泉瞬時大量湧出,村落長老們更前來展現敬意迎接,並且表示他們已經於夢中知道仁波切的光臨。

    1982年,仁波切翻越喜馬拉雅山險峻的路程,前往印度研習更多佛法,他首先於哲蚌寺研修,在格魯派大學格西洛桑嘉措門下修習藏傳佛法。在哲蚌寺,仁波切經達賴喇嘛法王受戒為僧,於後在堪仁波切貢噶旺秋督導下完成薩伽派密法與顯法,學成後隨即閉關修習的惹瓊巴長壽法。在閉關結束後,仁波切在薩伽法王的薩伽寺擔任佛學教師。

    在印度研讀佛法十三年後,1993年仁波切在達賴喇嘛與薩伽法王的祝福下,順應父母與鄉民的請求回到西藏芒康弘揚佛法。當仁波切返抵芒康時,即使當天天候冷峻嚴酷,約有一百名僧侶與村民前來迎接,並以煙供粉、酥油、牛奶與鮮果致敬。仁波切陸續在其家鄉創辦佛學科學學院與孤兒院,並且在佛學科學學院擔任校長與教授,對弟子們講授上千堂佛法並且讓他們與現代科學接軌,培養孤兒們研習西藏醫藥學。 百年以來,這是康芒內第一所提供教育、醫療並且協助地方社區的佛學學院。

    仁波切一路於旅經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尼泊爾、不丹與台灣,致力弘揚佛法與瑪倉噶舉歷代上師所代代相傳的心法,饒益眾生,和為重建瑪倉噶舉寺院與佛學院而奔波,但仍從不間斷地照顧弱勢家庭與孤兒。西元2007年仁波切定居英國,維持清修的生活方式,持續翻譯與整修瑪倉噶舉傳承的古老經文與教授佛法。身為瑪倉噶舉法脈的現任傳承者,仁波切致力確保這些卓越的教法能受到保護與傳承下去,肩負法脈延續的責任。

乘願轉世十六生     境域無盡眾生護

後歷經逾七百年     噶瑪之名我示現

芒康噶陀草原上     雖建寺院被魔毀

十八障礙險脫後     瑪倉之名復燃旺

大禁行名揚過海     怙渡無量有情眾

(卓貢仁千尊者所題 1248)



第十一世貢日噶瑪仁波切(1910-1959)


     這天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的吉祥日,時為1910鐵狗年,有彩虹光幕等瑞相出現,第十一世貢日噶瑪仁波切在這天出生於西藏芒康,名為貢日‧布促。貢日家族曾是地方望族,然而至其父母一代時,歷代爭鬥與損失使他們成為一般農家。連年惡劣的氣候更是影響收成,迫使他們無家可歸並以乞討為生。即使早年環境艱困,然在父母勤奮不懈的努力下,終於能夠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與房屋。在幼童時期,種種瑞象已顯出貢日‧布促不凡之處。他總是以觀想之姿盤腿而坐在巨石上,手放置如打坐的姿勢,假裝在禪坐。他也會光著身體坐在柳樹叢中,手結說法印,假裝在開示佛法。這些行為來自前世習性。貢日‧布促想要成為一名僧侶,但他的父母希望貢日布促能繼承家業,延續貢日族姓,所以當他十五歲那年,他們安排了風光的婚事,與貝瑪‧拉措成親。婚禮籌備妥當,貢日‧布促為了報答父母養育之恩,就依照當地風俗,把頭髮紮成頂髻完婚。

    在他十八歲那年,一個夏天的晚上,大地一片漆黑,他夢見晴朗的天空有一朵雲,雲上的空行母熱情地看著他。她說:「哦!貢日布促,輪迴是蛇窩,貪愛是魔咒,美女僅是虛幻的夢。」她指著東方說:「你前世的喇嘛就在那個方向。不要遲疑,去吧!」她慢慢地消失了,當貢日布促醒來時,她的話仍然縈迴腦際,他即刻起身離家。


惹瓊巴!我的心子, 

請聽這首歌的開示,  這是我最後的遺言,
在三界輪迴苦海中,   這虛幻身惡貫滿盈,
它貪求衣食的滿足,   塵世打滾永無止盡。


     在磅日寺,貢日布促從伏藏師噶瑪林巴獲得灌頂和口傳,貢日布促沒有任何供品能夠供養給噶瑪林巴,只以鮮花代表其信念與祈禱文代表其志向。噶瑪林巴為貢日布促取法名為噶瑪仁千,這個名字包含他名字的一部分。他說:『孩子,你應該請昌卡寺佛學院的聽列甲措堪布為你剃度,跟他學習,再回到此地。』。從此時開始,貢日布促的名字改為貢日噶瑪、噶瑪仁千或噶瑪喇嘛。

                                                                                                   
觀我貧極缺福德,    無一物可得供養;
唯願大悲利眾生,    諸師受我福力行。


    於是貢日噶瑪隨聽列甲措堪布(措浦噶舉的堪布)受出家戒,歷經十三年鑽研大乘佛經之完整奧義。學成後他返回噶瑪林巴之處開始閉關,精熟四部密續。 噶瑪林巴與聽列甲措堪布將瑪倉噶舉法傳授給貢日噶瑪,經過兩年閉關,噶瑪林巴認證其為卓貢仁千轉世,指示他回到家鄉繼續修行並且隨緣渡眾福慧授課。

    自此,仁波切隱居山洞中閉關,雖身受著寒冬饑餓無比困苦,然日以繼夜的精進。在幾乎與世隔絕的環境中,依照上師法要努力不懈,以修惹薩法養肉身,單食穀物、花、石頭與藥草維持生命。為了抵抗喜馬拉雅山頂冷冽的氣候環境,他修習拙火之法,保持肉身溫暖,不過也進而融化身體周遭的雪。他從不在一處停留過久,他慈悲地為貧苦與疾病纏身者加持及修法,卻從不喜歡大眾關注與名利,反而積極回避,喜歡對一小群真正投入佛法學習的弟子講課。他的大弟子是堪布曲札甲措,一名至烏郭山拜訪仁波切,之後一路跟隨著他修行直至人生的盡頭的行者。

無上教授惹薩法,   無一勝法能匹比,
轉染為淨金剛身,   上師口傳應勤習!


仁波切一生致力於鑽研與修習甚深的密宗法意,其弟子們常親見許多卓越不凡的瑞象與成就,舉例而言,曾看見彩虹光自仁波切閉關洞穴投射而出、無數的飛鳥與猛獸走禽常隨侍洞口親近他。烏郭山頂常可見仁波切飛越山嶺,所以當地牧民在看見仁波切飛上雲霄時已見怪不怪了。


在虛幻的夢經驗中, 喉輪有閃亮的嗡字。
不了解魔鬼般的心的根,妄念的魔鬼將永不止息。



     於內果山,仁波切已修得彩虹身與幻化身的境界。這是完整示現的象徵,在代本山--締波其弟子目睹仁波切幻化為勝樂金剛,一位具有四張臉與十二隻手臂的藍色本尊。另一則直到今日都為當地居民所津津樂道的著名軼事,是當仁波切與其眾弟子於山中觀想時,突受魔眾以雷電襲擊仁波切的頭部,並以烊銅向其懷中潑灑,當弟子們四處閃躲尋找遮蔽時,仁波切持續維持觀想,這道強勁的閃電完全不能傷害到仁波切,仁波切當時即興唱一首詩歌且直至今日,這首偈頌仍不斷地在芒康民間流傳。

        似我證得虹光身,   雷光閃電何能勝,
        惹瓊噶瑪勇猛力,    摧伏虛空羅剎毒!


代本山--締波   
                                 
         仁波切前世弟子在關房前                                               

內果山



     於1958年,當中國嚴格控管西藏時,仁波切已知此生法緣已盡。仁波切自此開始接受供養銀製供杯,以  瑪瑙換得一斤一斤的酥油,同年底時,仁波切將諸銀器擺于佛前,倒滿酥油,修七天七夜的靜忿本尊供養大法會,迴向種種功德給眾生後,告訴弟子們說: 您們等各回自家吧!現在佛法修行者住山修行的時代己結束,已經到了弟子打上師,子女捶父母,佛像被火燒的時代了。不久之後仁波切變遭中國軍方射擊並逮捕 。


慕崔贊普法王的預言如下:

人們將投入戰爭,沒有寂靜修行地。
盜賊橫行山谷間,沒有機會可修法。


經釋放後,仁波切告訴他的子弟們,他想回到卡達山,而此處將是他此生最後的一站。在途中,他們經過育坡村村莊,也是仁波切另一名在家弟子貝瑪甲措所居之處。經其家門口時,貝瑪甲措家的狗跳至其面前並且狂吠不止。仁波切手指著狗說:「別對我吠叫,下次我到來時要記得我。」當時弟子們並不明白所言意涵,但狗兒似乎能了解仁波切所言,隨時溫順地圍繞著仁波切,這裏是他再來轉世轉法輪的出生之處。

曲傑瑪巴在一首歌中說:

因緣所生法不可思議,應化身在需要時出現,
然後像彩虹光般消失,善逝上師已經入涅槃,

沒他庇護我該如何呢?

    於1959年一月25日抵達卡達山後,他和弟子說:「別擔心,我離開的時間到了。」他轉向堪布曲札甲措說:「當我的轉世再來轉法輪時,你能幫忙照顧嗎?」但當時風聲大作,堪布曲札甲措聽不清楚,請他復述時,仁波切回答:「這應是你尚未能明瞭的時機。」便轉向南方以禪坐之姿辭世。一年後堪布曲札甲措回想起這番話,才了解其含義。

    當仁波切離開其肉身後,其身軀萎縮至五歲孩童一般大小。其弟子害怕中國軍方會奪取其軀體,因此決定將其火化。當點燃柴火後,其身軀如火炬一般燃燒並且射出彩虹光,空中瀰漫著香氣與陣陣佛咒! 一道彩紅光射往育坡村村莊,縈繞空中久久不散。火化灰燼中出現許許多多像珍珠寶石的舍利子。



以上資料引自 瑪倉噶舉官方網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