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傑瑪巴 千諾 !      曲傑瑪巴 千諾 !     曲傑瑪巴 千諾 !   

祖寺介紹

修噶寺

    藏傳佛教瑪倉噶舉的第一座寺院札西修噶寺於西元1167年,因諸殊勝因緣俱足,由祖師曲傑瑪巴尊者於芒康檔帝所興建,簡稱修噶寺,開啟瑪倉噶舉傳承。

    帕木噶舉的教法為當時藏傳佛教的翹楚,依此教法而大成就者不勝枚舉,其中以帕木竹巴尊者之八大心子為翹楚中之最。曲傑瑪巴尊者(1135-1203) 是帕木竹巴尊者最鍾愛的心子之一,得完整的帕木噶舉教法、惹瓊殊勝諸法及薩迦道果。曲傑瑪巴尊者以帕木噶舉的教法與惹瓊殊勝諸法為根本,輔以自己實修的親身經驗,因才施教,教法清楚簡單有條理,讓修行者更易覺悟,故跟隨的弟子越來越多,當時的藏東幾乎全是曲傑瑪巴尊者的弟子。

    修噶寺草創初期約有八百位出家眾。佛學院規定出家僧眾需先精熟佛學概論,並參加測試,考試合格者才由曲傑瑪巴尊者親自口傳、耳傳密法,前往寺後方的山上關房閉關修行。依止本派教法閉關修行後,獲得虹光大成就者無數,瑪倉噶舉的聲名漸漸遠播,懇求聽法者愈來愈多,紛紛成立分院在各地以幫助方便修行者。

    當曲傑瑪巴尊者閉關時,寺務則交由心子卓貢仁千(1170-1249)尊者管理,卓貢仁千為曲傑瑪巴大師最鍾愛信任的二心子之一,盡得全部瑪倉噶舉的教法精髓與惹瓊殊勝諸法,是卓越的實修行者。當曲傑瑪巴尊者圓寂後,卓貢仁千便將修噶寺的住持地位轉交給同門的揚桂怡希蔣切尊者(1185-1245)。揚桂怡希蔣切擔任住持時,寺中的出家眾增至二千多位,寺院規模亦逐漸擴大,而成為當時大寺院的代表。

    桃花落盡,風雪欲來,蒙古騎兵揮師舉兵南侵芒康區,芒康區大部分噶舉傳承、寧瑪傳承與薩迦傳承的寺院幾被毀滅,而修噶寺因住持揚桂怡希蔣切尊者的機智與軟硬兼施,讓修噶寺避開此次的災禍與迫害。

    為讓珍貴的傳承法脈綿延不斷,嘉惠後世修行者,卓貢仁千與揚桂怡希蔣切二位尊者同心協力將上師曲傑瑪巴尊者所留傳下的佛經與儀軌,用金子做模板、刻印希望能常久保存而不糢糊遺漏。另外,以金子為材質,興建舍利塔,供奉上師的舍利子,每日誠敬頂禮,一如往常猶如上師在世時。

    揚桂怡希蔣切尊者是另一位瑪倉噶舉傳承的大成就者,不僅睿智與慈悲,生前即證悟大手印圓滿次第,身後留下珍貴的七彩舍利子。其大心子介那瓦蔣丘札巴尊者繼任修噶寺的第三任堪布。介那瓦蔣丘札巴尊者持續為保存傳承上師們的教法努力不懈,並且興辦佛學院,鑄造一千尊佛陀的金像供奉於寺內,莊嚴威赫無比的佛像,令人一見佛像即生起無比的喜悅心與信心,而種下學佛的善因緣。介那瓦蔣丘札巴尊者預知自己即將圓寂,便將住持地位交付給大心子悟茲瓦所南怡希尊者,繼任為修噶寺的第四任住持。

    悟茲瓦所南怡希尊者是位卓越的實修者,且善長管理寺務。在古西藏時代特別有個文化習俗,每座寺院於佛陀降服外教的這一天,都會舉行大法會迴向給所有有情眾。不過於深山中修行的人,幾乎是不下山參加法會。令人驚訝的是修噶寺每年在這一天所舉辦的大法會,實修行者都會下山來參加,每次都達一萬位以上。薩迦法王達瑪帕拉、大成就者拉茲達等眾多尊者皆寫信偈詩表揚尊者的慈悲與功德,當時的人皆說悟茲瓦所南怡希尊者猶如帕木竹巴尊者的再來世。

    悟茲瓦所南怡希的大心子仁千蔣切繼任第五任扎西修噶寺的堪布,為瑪倉噶舉教法盡心盡力。此時在修噶寺寺院後上方閉關者多時五百位,少時三百位,而依此教法閉關後無數的虹光成就者與大手印成就者,修噶寺的聲譽因此遠播東土。仁千蔣切尊者感恩上師的教導恩澤,用金子鑄造上師悟茲瓦所南怡希像與大日如來佛像供奉,持續供養出家僧眾、幫助貧窮和生病的藏民、支援醫療設備,常常巡視瑪倉噶舉各分院與巡回教授佛法。當時的西藏國王是薩迦法王,法王非常喜悅、讚揚仁千蔣切尊者的所作所為,責由宰相薩迦蔣切,代表法王致贈許多禮品與表揚信給仁千蔣切尊者。

仁千蔣切的大心子緯瑟喇嘛,盡得所傳,但喜愛到處雲遊,傳播瑪倉噶舉派的教法,不喜拘泥於寺院,故未擔當修噶寺的堪布,而由心子南卡森給擔任修噶寺的第六任堪布。緯瑟喇嘛的再來轉世者是泰錫度仁波切。



中陀寺

    卓貢仁千尊者受邀請至芒康縣中陀村開示佛法,尊者蒞臨此地時,見當地地靈人傑,山脈恰似ㄧ座座天然的屏幛,了知若在此地興建瑪倉噶舉的寺院,必能利益更多眾生。返回修噶寺稟明上師曲傑瑪巴尊者,取得上師同意後,西元1200年,卓貢仁千尊者(1170-1249)興建瑪倉噶舉另一座重要的傳承寺院中陀內薩寺,簡稱中陀寺,與修噶寺並稱為瑪倉噶舉兩大代表寺院,貫穿瑪倉噶舉傳承法脈,當時人們譬喻兩大寺院如同太陽與月亮的關係,相互輝映,護佑著眾生。

    中陀寺大殿內的佛陀像高約二層樓,慈悲莊嚴無比,見到猶如親見佛在世,令人心中感動非常。依佛經典所載而鑄造供奉的金剛手菩薩、度母、蓮師、觀世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等諸佛像,法相皆清淨莊嚴圓滿,令人心生喜樂。為了感恩瑪倉噶舉傳承上師們的教導恩澤,並希望將教法完整常久保存,卓貢仁千尊者不惜用金子與銀作模版,刻印佛經典各一百八十部。

     中陀寺在初期,出家僧眾有一千三百位,於寺後方山上閉關的實修行者有七十位。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冬盡春來,時間累積了聲譽,求法者日漸增多,各地紛紛請求開辦分院教授,卓貢仁千尊者為法弘利生,不辭辛苦,巡迴開示,弘揚瑪倉噶舉教法,聽聞到尊者的開示而頓悟的人不少,也有人僅見到尊者就生起法喜,當時人們形容瑪倉噶舉教法好比雨後陽光,溫暖普照西藏每一角落。中陀寺此時共有二十三所分院。

    中國元朝國王迎請薩迦班智達,到中國境內宏揚佛法,薩迦班智達要去中國之前特別寫信給卓貢仁千尊者並隨信附上用金子刻印的佛經,信中提起自己將前往中國傳法,希望途中先繞行至修噶寺拜訪他。西元1244年,卓貢仁千尊者帶領修噶寺與中陀寺總共四千多位出家僧眾,攜帶寶傘蓋、八吉祥、鼓樂等吉祥物,於修噶寺大門恭迎薩迦班智達、八思巴與卓貢察那尊者的來訪。智者相見歡,相惜相知,薩迦班智達非常激賞與喜悅卓貢仁千為延續佛法所做諸行為,卓貢仁千尊者非常喜悅有此機會薩迦班智達相見討論佛法。薩迦班智達希望幫助修噶寺與中陀寺,希望卓貢仁千尊者派一位弟子隨他們到元朝見其國王,幫助瑪倉噶舉教法能遠播至元朝,然卓貢仁千尊者婉謝好意並未派一位弟子隨行。

    經過幾年,薩迦八思巴寫信給卓貢仁千尊者詢問近況,隨信附上元朝國王所贈送的絲綢布緞、巨大象牙、珍貴銀製品等禮物,元朝國王請求卓貢仁千尊者幫元朝加持迴向。法王噶瑪巴從元朝回來時,亦寫信給卓貢仁千尊者,讚揚為佛法延續所作與甚深的修行。

    卓貢仁千尊者在世時,修噶寺與中陀寺共有分院一百八十所證悟大成就者無數。人人景仰與依靠著尊者,故人人在尊者名字前加上“卓貢”兩字,意味尊者是保護眾生,領導眾生的怙主。尊者圓寂時,不管是不是尊者的弟子,每一位都很悲傷,感覺世界上沒有了陽光!薩迦班智達特別寫一封信給康區所有的人,希望大家能節哀順變。

    卓貢仁千尊者大心子敦巴趣廷旋惹尊者繼任中陀寺的第二任住持,敦巴趣廷旋惹尊者感恩上師敦敦教導與讓後學者能瞻望一代大師的風采,特用金子為材料,鑄造栩栩如生的上師雕像,安放於中陀寺內,興建的舍利塔供奉上師的舍利子,總共興建一百八十座舍利塔,分送給一百八十所分院供養,將上師所寫的儀軌,用金子作模刻印,常久保存在大殿內。

    西藏國王八思巴三十一歲(西元1265年) 寫信給墫巴趣廷旋惹尊者,提起他於秋天由中國返回西藏,途中希望先到中陀寺住一陣子。墫巴趣廷旋惹尊者率領修噶寺與中陀寺所有出家僧眾,帶寶傘蓋、八吉祥、鼓樂等吉祥物,在寺院大門迎接西藏國王八思巴的來訪與居住。八思巴尊者在中陀寺住時寫下許多珍貴的薩迦本尊修行密法儀軌,由墫巴趣廷旋惹尊者用正楷字體記錄流傳於後世至今。

    滾丘蔣切尊者擔任中陀寺住持時,新興建八所瑪倉噶舉傳承分院,出家眾又增加二千多人,結夏安居時出家眾多達一萬多人。滾丘多傑尊者擔任中陀寺住持時,再新興建三所瑪倉噶舉傳承分院,以便日益增多的出家眾安心學法。瑪倉噶舉傳承在藏東康區倡盛四百多年,直至西元1639年因蒙古入侵而式微,蒙古軍隊駐紮於修噶寺與中陀寺長達二十年,迫害寺中。